成玉宁教授:数字技术让园林美得更科学

2021-12-17阅读:1531发布:成玉宁来源:作者本人

数字景观.jpg

 “设计是让人遗憾的艺术,数字景观是让遗憾少一些的技术。”数字技术助力风景园林设计是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景观学系主任成玉宁教授在众多行业会议中反复提及的观点。在他看来,当代风景园林学科与数字化技术的结合日趋紧密,数字技术已不止于提高工作效能,更有助于解读风景园林的复杂系统及定量研究。
  在人居环境系统日益复杂、生态环境不断恶化的今天,风景园林学科肩负着艰巨的责任。然而由于种种原因,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的数字化进程已落后于时代。那么,该学科为什么需要数字技术?成玉宁认为,作为科学的艺术,风景园林学具有科学与艺术双重属性,需要人文艺术作为滋养,但同时更离不开科学技术的支撑。
  21世纪,数字技术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已成为风景园林学科发展的新热点。“数字景观是当代数字化、信息化影响下风景园林研究、设计与实践的新方式。”
  成玉宁解释道,它不仅深化了风景园林学的理论内核,也极大地拓展了对风景园林的认知以及设计的生成方法,有助于设计、建造方式的革新,对于实现风景园林学21世纪新的飞跃有着重要意义。
  “我们的老祖宗也讲科学。中国人认知世界的方式从来没有与科学断裂过。长期以来,我们对于环境的评价、认知、分析乃至设计的表达绝大多数以定性为主,具有逻辑性,但是感性色彩浓厚。”成玉宁分析道,逻辑与感性背后离不开经验的支持,其结果难免具有一定或然性。相比东方人的认识一直具有感性、定性的色彩,西方人似乎比较理性。“西方思维建立在分析和归纳基础上。东方思维一直把世界视为不可分的,是一种系统化思维,以天人合一作为目标。东方系统观与西方分析术两者的结合恰好是我们今天认知世界的途径,也是展开风景园林研究的基础。”
  20世纪90年代起,整个规划设计领域发生了一系列工具革命:从图板到计算机绘图、从经纬仪到遥感与三维扫描,从方案草图到编程实现,从手工模型到3D打印。工具发展带来的变化远不止于设计途径及手段,还反映在设计思路与认知深度上,数字技术极大地提升了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与研究的精准性,提高了工作绩效。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再次突破了时空的局限性,同时帮助人们摆脱了对单一设备与软件的依赖,使得跨区域甚至全球协同成为现实。成玉宁强调,数字时代需要广大从业者包容地对待新生事物,不跟风盲从,不唯技术论,不做工具的奴隶,而是从风景园林艺术的规律出发,借力数字技术促进风景园林学科的进步。
  “数字技术可以精准地控制设计方案。例如在城市更新中,通过定量研究、缜密分析将相关数据汇报给专家,供其参考。具体而言,针对风景园林设计,数字技术能从哪些角度发力?”成玉宁解释道,传统风景园林设计过程中,数据的采集工作完全依靠人工完成,难以避免主观性、模糊性,尤其是面对大中尺度的风景环境时,局限性较为突出。遥感、航测、三维扫描等数据采集技术的发展改变了传统调研与资料收集方式,极大地提升了调查研究的精准性。
  数据分析与评价是基于数据采集而展开的,对应于设计师解读场所、评价设计的过程,也是整个风景园林设计过程中极其重要的一个环节。科学研究离不开定性与定量的评价方法,然而无论是定量还是定性的评价方法体系均离不开数据分析这一支撑技术。就风景园林规划设计而言,数字技术不仅对设计的表达方式产生了影响,也对整个建造过程进行了重塑。参数化设计方法是数字化设计流程中的重要一环,也是当代风景园林设计方法的一项重大变革。
  除了规划设计,数字技术也为提高风景园林工程质量提供了可靠保障,是实现园林工程现代化管理的重要手段。成玉宁表示,人类无法在地球上任意修改并抹去犯下的错误,因此审慎、科学地对待人居环境是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的前提。“如果说传统园林营造了诗意的环境,数字技术时代的风景园林学则不仅营造了良好环境,更插上了科学与理性的翅膀,相信在科学和艺术的支撑下,风景园林学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

登录后发布评论

评论

 是否匿名评价

全部评论0

相关文章

成玉宁教授:当代科学背景下的风景园林
成玉宁教授应邀出席第五届艾景奖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并发表主题演讲,演讲题目是《当代科学背景下风景园林》。
成玉宁设计工作室 0评论2021-12-19
  • 回顶部

  • 分享

  • 评价

    0
  • 点赞

    0

咨询

咨询

在线客服

工作日:9:00-18:00

电话客服:400-013-0059

工作日:9:00-18:00

官方交流群:708885475

立即联系

您还没有登录哦~

登录

注册

排行榜